<var id="rnh5d"><strike id="rnh5d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rnh5d"></cite>
<var id="rnh5d"></var>
<var id="rnh5d"></var><var id="rnh5d"><strike id="rnh5d"><listing id="rnh5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rnh5d"><video id="rnh5d"></video></cite>
農學院
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
學生工作

學工動態
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學生工作 >> 學工動態

長江大學2019年“學生最喜愛的老師”——危文亮

發布日期:2019-10-24 18:12:14    作者:農學院     點擊:

人物名片:

危文亮,男,197211月生,博士,教授,碩士生導師;主要從事植物遺傳學與作物育種學相關課程的教學工作,開展作物產量相關性狀基因定位和耐漬分子機理研究;擔任多家學術期刊審稿人和國家基金網評專家;是中國作物學會會員、湖北省遺傳學會會員、中國生物質能源產業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、湖北省現代農業產業體系崗位專家(第二批);2016年,獲長江大學科研百人稱號。

近年來,先后主持完成國家自然基金等國家省部級科研項目15項,在國內權威期刊發表論文20多篇,在主流SCI期刊發表了論文10多篇;參編學術專著2部,獲得授權國家發明專利2項;先后主持和參與培育了作物新品種9個,累計推廣應用面積廣泛,取得顯著的經濟和社會效益;研究成果先后榮獲湖北省科技進步一等獎2項(第2、第11)、中國農業科學院科技成果一等獎1項(第2)、湖北省科技進步三等獎1項(第3)。


事跡材料:

在農學院的課堂之上,你有時會看見一位年輕、自信、從容的教授在為同學們授課,不管是在實驗室、試驗田還是多媒體教室,到處都留下了他為同學們授課的身影。同學們都說:“在危老師的課上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名師的魅力”。

危文亮老師1994年從原湖北農學院畢業,保送華中農業大學攻讀碩士研究生;1997年碩士畢業進入中國農業科學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工作,期間師從我國油菜院士王漢中研究員,在職攻讀博士研究生;2014年作為人才被引進至長江大學農學院工作。

20年的時間里,危文亮老師始終堅守在農業領域,也正是這份堅持,讓他在闊別母校20年之后重新踏上“農學院這片土地。在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,他用全新的面貌譜寫了潛心工作的樂章。在田園,他以身作則,為同學傳授技能;在課堂,他悉心教導,為學生講授知識。

我接觸到的危老師——一位學生的感言

第一次認識危老師,是在一次實驗課上。隨著鈴聲響起,走進來一位戴著一副眼鏡的中年男子。他自我介紹說自己姓“危,“不危險的“危,全名叫“危文亮。第一印象是這位老師很和藹。

上危老師的實驗課,感覺非常自然,他總是能及時地發現我們的錯誤動作以及不嚴謹的實驗操作,然后嚴肅地給我們講正確的操作步驟,為我們改正錯誤。所以,“嚴謹是我對危老師的第二印象。

后來,真正地了解危老師,是在暑假期間跟著他做水稻的高溫脅迫實驗。為了這個實驗,他給我們團隊準備了各類材料以及藥品,親自教我們提取RNA,如何反轉錄和RT-PCR擴增,如何瓊脂糖凝膠檢測。

記得剛開始好多天都沒有提出RNA來,好不容易以為提出來了,我們高興地跑到老師辦公室,告訴老師,然后催著老師去看我們的成果,結果發現提出來的RNA有降解。我們有點難過,老師鼓勵我們要堅持。最后,危老師親自操作,我們在一旁打下手,終于成功地完成了提取工作。

危老師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:實驗的失敗肯定是有原因的,每一次實驗都要做好記錄,記清楚每一個步驟和細節。這樣,即使實驗失敗也可以汲取經驗,改正錯誤,才能更好地完成實驗。

暑假期間,危文亮老師基本上都是和學生一起吃飯,茶余飯后會關注我們的個人生活、家庭情況,經常和學生談自己的一些好的想法,鼓勵我們好好學習,踏實做人。

那段時間,我們和危老師一起在實驗室做實驗,下地觀察水稻性狀,實驗之余一起做飯吃飯。這是一份珍貴的回憶,亦是一種成長的收獲。

治學嚴謹,做實驗課上的守護者

危文亮老師治學嚴謹,要求嚴格。他不僅講究實驗過程嚴謹,更講究對自己的生命安全負責,要求學生進實驗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戴手套,實驗廢液不可隨便倒在實驗室的水槽內。

這兩個要求只是在實驗室操作所必須遵守的一小部分,因為實驗室的很多藥劑對人體有害,不能夠隨意觸摸和排放,戴手套是為了保護自己,不隨便排放是為了更好地保護他人。

幽默風趣,做課堂上的引路者

除了上實驗課的時候,日常上課中的危老師更是幽默風趣,引人入勝。

作為一名教師,他能深刻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態,循循善誘,注意啟發和調動學生的積極性,再加上教學內容豐富有效,教學過程中尊重學生,有時還有些“洋幽默,很受同學歡迎,課堂氣氛十分活躍。

他善于用凝練的語言將復雜難于理解的過程清晰、明確地表達出來,十分有利于同學們在較短的時間內掌握課堂內容。

“記得有一次上油菜雜交的實驗課,危老師先給我們示范一遍,講清楚各種要注意的細節問題,然后讓同學們自己動手做。

在他的帶領下,每一個上過他課的同學都學到了這些課程的精髓,同學們在做的過程,中危老師在旁邊細心地指導,耐心回答同學們提出的各種問題。

課余時間,他也經常和同學們探討學習、考研與實驗方面的問題,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教師。

體貼學生,是同學們的好朋友

記得有一次實驗課,時間很長,從下午一直上到了晚上,老師看大家還沒有吃飯,便在實驗等待結果的間隙讓同學去吃飯,然后帶著班上的幾個同學,大家一起吃燒烤,嘮家常,談家里有幾個孩子與家庭教育。

就這樣,大家在一個非常和諧的氛圍中度過了美好的學習時光。

課程結課后,大家都盼望著老師下學期能有機會繼續教自己的班級。

教學認真,是合格老師的代名詞

危老師上課有時非常幽默,有時非常嚴格,非常有教授風度,大家很崇拜他。

作為老師,他在教授知識的同時還教授做人的道理,不僅在學業上進行幫助,在生活中也對同學們照顧有加。

在平時生活中,他儼然一個大哥哥一樣,遇到問題會非常耐心地進行分析,然后解決。學生大部分都能跟著老師的思路學習,整節課學下來有收獲,自然欣喜。所以,同學們對危老師的課程興趣濃厚。

返回頂部
澳门足球盘口